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华姝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新朝

第三百三十四章 新朝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寒冬凛冽中,大行皇帝的梓宫浩浩荡荡地送入了乾陵,而这一刻也昭示着,嘉正朝正式落下帷幕。
  
  起兵造反的洛王兵败入狱,第三日夜,便死于狱中。
  
  坊间百姓对于这样的事情总是多了几分好奇,茶余饭后下,毒酒一说,暴毙一说,自裁一说甚嚣尘上。
  
  直至一个冬日明媚的清晨,第一缕阳光照射大地,随着庄重而浑厚的鼓乐声响彻整个皇城的那一刻,嘉正朝的一切,都仿佛被覆上了一层幕布,被人遗忘在了脑后。
  
  对于世人而言,新朝的天子登基,才是一件更加令人激动的事。
  
  新朝的帝后引领朝臣百官,祭天地告太庙,自中极殿一步一步走入皇极殿,随着礼官出声,身着蟠龙织金冕服的萧译,携着同着新后凤冠礼服的顾砚龄缓缓拾阶而上,而在他们的身后,便是连绵宏伟的江山和臣伏在他们脚下的朝臣万民。
  
  随着首辅顾正德高声宣读新帝登基,以及立顾氏为后的诏令,顾砚龄与萧译并肩立在皇极殿前,在那一刻,山呼万岁的声音动地而来,脚下的朝臣百官齐声撩袍,跪地,默契而整齐地行下三跪九叩之礼,敬畏之声几乎响彻整个皇极殿的上空。
  
  “皇上万岁万岁,万万岁——”
  
  “皇后娘娘千岁千岁,千千岁——”
  
  这一刻,身旁的人微微侧首,宽大的冕服下,是萧译紧握住她的右手,转眸间,头上沉重而华丽的珠翠凤冠发出清泠而庄重的声音,温暖的光芒下,萧译久久凝望着她,许久,才满怀情愫与她道:“这一世,你便注定与我绑在一起了。”
  
  听得此话,顾砚龄含笑间,唇角勾起道:“惟愿如此。”
  
  话音落尽的那一刻,握住她的那只手更紧了几分,下一刻,她便从萧译的眼中看到了雄心,还有更为宏伟的志向。
  
  “阿九,待到天下富庶那一日,我便带你,阿纬,还有安乐,走遍大兴的每一寸山河,看一看属于我们,属于阿纬的江山。”
  
  听到耳畔的许诺,顾砚龄的眸中不由微热,看着那双熟悉而温柔的眸子,那个字就那般自然而然的从唇边溢出来。
  
  “好。”
  
  这一刻,山呼万岁的声音仍旧响彻广场的上空,而萧译与顾砚龄携手看向远处,看着金色的光芒跳跃在飞檐之上,与那琉璃金瓦碰撞出金色熠熠的光影,而在那更远处,便是属于他们的江山。
  
  ……
  
  新帝登基之初,便一道旨意,擢升刑部尚书谢昀为中极殿大学士,引入内阁,同时下诏,为谢昀之女谢疏南及当今的晏清王萧纬结下姻亲。
  
  一时之间,谢家一跃而起,成了继顾家之后又一个皇亲国戚。
  
  而同时,新帝也随之着手铲除宫中不正之风,北苑归元道的归元真人,因炼制丹药,损及大行皇帝圣体,被腰斩于午门之外。
  
  当初跟随洛王萧衍,企图造反的骁勇男郑文,因着有悔过之举,功过相抵,被贬为庶民,在一个清晨,携着因为失子而精神失常的洛王侧妃郑氏平静地离开了京城,再也没有了踪迹。
  
  而当今皇帝仁爱,并未因此如先帝一般血洗朝堂,只是将洛王一脉除去皇籍,贬为庶民,而告发洛王乱党的奏疏,也被一把火烧在午门之前,将一切往事,都融为了灰烬。
  
  这一举动,换来了更多人的臣服与敬佩。
  
  与对先帝的敬畏不同,对于当今的新帝,朝臣们更多的,却是敬服。
  
  在新帝登基后的第三日,京陵的城门口,一辆寻常的青绸马车缓缓行过,掀帘间,仍旧是那个瘦削而挺拔的身影,数月不见,却依旧风姿绰约。
  
  “哥哥,我们走罢——”
  
  默然伫立了许久,听到耳畔的轻唤,身披鹤氅的冯唯温和侧首,看着幼妹眉目温柔的笑意,唇角勾起了亲近的弧度,随即出声道:“好。”
  
  临行前,最后看了一眼城门之上的“京陵”二字,冯唯的心头仿佛落下了层层浮尘,将从前的一切过往封存下来。
  
  或许京陵,他再也不会踏足了。
  
  就这般与幼妹一同,平平淡淡地过着下半生,便是足够了。
  
  ……
  
  两年后,
  
  春光明媚如纱般洒下暖芒,此刻的慈宁宫分外热闹,太皇太后元氏高坐与上,太后许氏与皇后顾氏分别坐于下手的位置,依次下去,便是当今的宁太妃,如意大长公主,以及绮阳长公主。
  
  虽是新朝初起,但因着当今皇帝登基时一旨诏谕,只道新朝刚立,又经内外叛乱,四海未平,百姓贫瘠,选秀事宜暂时搁置,待到天下富庶之日,再行商议。
  
  旨意虽是这般说,可众人皆知,在当年洛王起兵造反之日,当今的陛下与顾皇后便在史书上创造了辉煌的一笔,夫妻一内一外,不仅兵不血刃地平定了内部洛王叛乱,更是将鞑靼首领俘虏,由顾子涵亲自率兵将鞑靼余部追至穷途末路,逼得鞑靼余党兵败自杀。
  
  如今四海早已平定,这些话终究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,至于天下富庶之日,便更是大而空,何时才叫富庶?不还是全看陛下的旨意?
  
  对于此,言官虽有微词,但想到京城所传,那日在城墙之上,当今顾皇后于城墙之上射杀叛军那一幕时,便不由缩了脖子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